廉政影像

他是一个“演员”
发布时间: 2018-10-29


主持人: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廉洁四川》栏目。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在周星驰的电影《喜剧之王》中,有这么一句经典台词,曾经打动了无数影迷。2018年3月,在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事情。负责代收全村800余户村民医保费的村委会副主任张晓斌说,在上缴全村医保费的路上,他被人麻晕在地,醒来后发现16万余元医保费不翼而飞。经过公安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的缜密调查发现,张晓斌其实也是一名“演员”。


【正文】这里是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派出所。今年3月26号,一阵急促的报案电话铃声划破了这里的宁静。

【同期声】叮~~(电话声)“喂,你好,朝阳镇派出所。”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支部书记 张志敏:我是梅堂湾村的张志敏,我要报案!我们村的副主任张晓斌的钱被抢了,现在人还倒在地上。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派出所民警:好的,我们马上到。

朝阳镇派出所的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到达事发路段后,在路边的一处弯道发现了两名男子。一名倒地不起,另一人看到驶来的警车,立刻迎了上来。此人就是报警者张志敏。

张志敏告诉民警,他今天本来要到镇上办事,在途经虾拥路时,突然发现他们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晓斌躺在地上。摩托车翻倒在一旁,车上的资料散落一地。于是,张志敏上前询问:

【同期声】“晓斌,晓斌,你怎么了?”

【同期声】“哎呀,我怎么晕了呢?”

【同期声】“你怎么晕了,是不是身体不好?”

【同期声】“没有,刚刚有两个村民喊我给他们开证明,开到开到,哎呀,遭了!”

【同期声】“谁喊你开嘛?”“我的钱呢?”“啥子钱?”“医保款的嘛!”

【同期声】“医保款?村里医保款还没交吗?多少啊?”

【同期声】“十六万多!”

【同期声】“我的天!你一辈子找不到那么多钱,怎么回事哦,怎么会这样呢!”

说完这番话,张晓斌再次昏倒在地。张志敏意识到事态严重,立即向朝阳镇派出所报了案。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派出所民警 李攀:到达现场后,看到张晓斌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搐,疑似麻醉抢劫,我们立刻呼叫救护车进行救治。

然而,在对张晓斌进行检查后,医生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 马前程:病人送来的时候,我们发现有麻醉中毒的表现。但通过我们检查,没有发现他有外伤和药物的残留。

医院的反馈信息让办案人员顿生疑虑。由于涉案金额较大,又牵涉群众切身利益,市中区公安分局迅速成立“3•26”专案组。通过侦查,又发现了另一个重大疑点,那就是案发现场看似凌乱,但劫犯却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难道犯罪嫌疑人能够来无踪去无影?这两个疑点,让专案组的民警很快调整了侦查方向,开始关注张晓斌。

【同期声】内江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刑警大队双马中队民警 郝玮:3月24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发现张晓斌从银行里把7万多的医保费取出来了,但他在银行取款后,并没有直接上交,而是捏在手里达两天之久,直到交款途中被人抢劫。

这些情节让专案组的疑虑随之加深。劫案背后是否另有隐情?甚至有没有可能是张晓斌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根据掌握的证据,专案组决定与张晓斌正面交锋。

【同期声】民警:“你钱被强盗抢了吗?”

【同期声】张晓斌:“嗯,然后他(张志敏)就报案了。”

【同期声】民警:“然后他(张志敏)就报案,你就昏在地上了?”“嗯。”“是故意装作晕的吗?”

【同期声】张晓斌:“不是,我脑袋的确当时非常紧张,当时的确是晕的。”

在交谈中,张晓斌在多处地方都前后矛盾,破漏百出,穷途末路之时他再也无法抵赖,如实交待了自导自演的“剧情”。

【同期声】民警:“那你为什么要报这个假案?”

【同期声】张晓斌:“我想拿这个钱去还账。”

由于案涉嫌职务犯罪,加之牵扯到800多户村民的切身利益,市中区公安分局按照区反腐败协调小组的职能分工,将案件线索及时移送市中区纪委监委。3月30日,市中区纪委监委对张晓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于4月1日对其采取了留置措施。但张晓斌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究竟是挪用公款还是贪污公款,需要进一步查清。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丹:张晓斌相当狡猾,在实施留置期间,我们多次跟他谈话,他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是挪用公款,是准备要归还的。

张晓斌在供述中提到:挪用村民医保款,是用来向威远的亲戚曾某还债的。但调查组通过与曾某核实发现,这一情况并不属实。所谓挪用公款用于还债的供述,只不过是张晓斌给自己加的又一场戏。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李丹:我们决定从他的妻子温某找到突破口。一开始她只字不提,但通过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反复向其权衡利害,她还是开口了。

原来,温某并不知道张晓斌策划报假案这件事。当她心急火燎赶到医院时,张晓斌却悄悄告诉她,要她回家后立即将这些钱转移给其兄弟。但温某并没有动这笔钱。在了解这一情况后,调查组随即对张晓斌家进行搜查,找到了这笔现金。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 吴建新:我们到留置地问张晓斌你藏在家里那5万多元,是用来做啥的?他刚开始说是用来投资的,我们就问他为什么让老婆回到家就立即将钱转移给她弟弟?他心理承受不住了,承认藏起来的钱就是代收村民的医保钱。

铁一般的证据已经证明张晓斌贪污公款的主观意图。在看到这场“戏”已经彻底演不下去后,他才老实交代问题。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村委会原副主任 张晓斌:曾经因为做中药材生意,承包土地,去年装修房子,业务不好,欠了钱,欠了三十来万,这个钱(医保款)我就当自己的钱来用,用了过后眼看政府要催我交钱的日期到了,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想到弥补这个缺洞,就去找朋友借,没借到,我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说钱丢了,或者被盗了,不得行,这个方法自己还是一样要交这个钱给政府,政府还是要追究我的责任。

据张晓斌交代,药材生意连连亏本再加上平时爱好赌博欠下的大量赌债让他负债累累。走投无路时,一个“剧本”在他脑中诞生了。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晓斌:因为3月26日是交钱的日子了,3月25日那天,我左想右想就想到了报假抢劫案,要真实点,报假抢劫案过后,我的钱都被抢了,政府肯定就不会追究我的责任,然后我就把这个钱当自己的钱来用。

2018年4月17日,张晓斌因非法占有医疗保险费16.8万元,被市中区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有关部门还按程序罢免了其村委会副主任职务。5月18日,市中区人民法院以张晓斌犯贪污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同期声】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村委会原副主任 张晓斌:我涉嫌贪污罪,我深感罪恶极大,对不起组织对我的培养,对不起村民对我的厚望,对不起党委政府对我的信任。


主持人:

一个曾经踏实肯干的好干部,就这样被打牌赌博等不良嗜好一步步侵蚀,最终触碰了纪法的红线。张晓斌所自导自演的这出戏码,“剧本”可谓曲折离奇,演技也似乎超出了群众演员的龙套水平,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的违纪违法行为最终还是难逃执纪执法机关的法眼。张晓斌这场表演告诫广大党员干部,再高明的套路都经不起反复论证。私欲作祟出“黑手”,一朝贪污罪难逃。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感谢收看,再见。